【與江宜樺院長談電價】 

江院長說: 「電費須合理調整,否則請神仙來經營台電也沒有用。」

 

假設江院長看不懂台灣的生存之道,所以我再重複說第168遍:

1. 台灣沒有天然資源,所以每一分資源與能源都得用人力(勞力與腦力)去換。

2. 為了讓外國人願意買我們的人力,所以我們50年來都刻意的壓低工資,壓低匯率,讓我們的人力看起來便宜,所以願意給我們訂單。

3. 於是我們創造出相當高的人均GDP,大約是世界前20名(另文詳述),可是人民的人均收入(NI)卻相對很低,如此一來意味著經濟成長果實並沒有分配給廣大的庶民,而是在少數人手裡。

4. 為了解決分配不公,必須將少數人手裡的經濟利益用租稅手段轉給廣大庶民。

5. 為了要讓這些廣大庶民也都能活得下去,所以民生必需品:水電油氣外加柴米油鹽,必須維持低價。

 

但是我們政府的租稅制度不但不能分配這些經濟利益,反而讓經濟受惠者享受比庶民更低的稅負!

再者,政府更是汲汲營營利用廣大庶民的付出(包括承擔國家安全的風險),創造讓這些人可以繼續賺easy money的條件(ECFA,服貿協定…) – 儘管這些人唯一能回饋給庶民的只是那世界低的薪資!

是可忍,孰不可忍?

 

同樣的,台灣民為了能源,犧牲這麼多,為什麼還要讓生意人靠輸出能源賺easy money? 不信嗎? 鋼鐵、水泥、汽油,輸出這些就是輸出能源! 

這些人用了70%以上的便宜電力,廣大的庶民家戶用電只佔了全部用電量的12%,要救台電,為什麼不是調高企業用電價格,卻苦苦相逼只用了12%電力的千萬庶民?

是可忍孰不可忍?

 

顯然我前面的假設是對的,江院長真的看不懂台灣的生存之道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KK

老宅男的世界

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Kai Huang
  • 政府如果不調高電價,將發電、儲電及輸出能源成本轉嫁給大眾,試問如何創造出GDP成長及台灣經濟奇蹟,沒有數據的美麗,何來自以為是的政績,留待下次參選可說嘴,開出的政績支票,急就章的執行,完全缺乏整體設想與規劃,自以為是的認為一切的一切不想面對的問題,憑藉著日後科技的進步,子孫的聰明才智,一定可以圓滿解決,這種鴕鳥心態不想面對問題的懦弱,瀰漫在鬼島的空氣中。除了大家加油! 人民加油! 想不出可以面對的話語, 因為這種種,我們只能承受,沒有選擇。
  • amigo
  • 不知道作者是否真得懂,還是故意不懂,台電希望調涱工業用電,但是工業大戶反對,立院諸公也跟著動起來。所以,問題出在立法院!
  • 不是故意不懂,而是太難懂了:
    馬英九連到了非洲訪問都不忘隔海教訓人民要節約用電,干立法院什麼事?
    去年漲完之後,答應好的檢討呢?
    馬英九講了100次,如果不漲電價,大家就會浪費,直指民生用電,干工業電價什麼事?
    台電說要漲電價,民意沸騰,甚至還'創造出"油電雙掌"這種名詞,干立院什麼事?
    台電工會理事長也提過應該漲工業電不要漲民生用電,為什麼連台電自己都不聽?
    台電就提一個方案"只漲工業電,不漲民生用電"試試看嘛!起碼民意不會這麼激烈的一面倒對吧?

    KK 於 2013/09/14 09:01 回覆

  • azu
  • 江院長說: 「電費須xx,否則請oo來經營oxox沒有用。」這應該不是他的本意,
    "揆儡"是每有思考能力滴.還有....哇!..挨啊!!..是誰..是誰丟的鞋..沒禮貌!(逃)
  • 昱賢 林
  • 台灣民意一向受到企業財團所控制,想想證所稅就知道了
    證所稅→財團→股市?→散戶?→無知民眾
    漲電價→財團→不景氣?→中小企業?→無知民眾
    難呀
  • 謝謝回應。

    民意是人民的意思、意向,不會受誰控制,只會受影響。受控制的是民意代表。這是代議式的民主政治的必然結果,美國也有這樣的問題。執政者責無旁貸的必須能在這樣的壓力下,推動政策。(岔開話題,有誰知道台灣的拼經濟,政策藍圖在哪裡?)

    但是漲電價這回事,是從上而下,從總統開始就說要漲的,還多次教育民眾: "不漲會造成浪費","不漲台電會倒","不漲最後全民幫用電兇的人買單"。

    所以我這篇立論在指出台灣經濟的一個特殊現象,GDP很高,人民收入很低,意思是企業創造收入相對容易,人民創造個人收入相對困難。所以應該漲的是企業電價,民生用電應該是為照顧全民的基本生活的工具,在基本需求範圍內,盡量壓低,就算補貼也是應該。

    KK 於 2013/10/19 09:00 回覆

  • Lin Ting Yi
  • 稅的目的在於改善人民生活品質。
    結果,我們生活中無所不在的稅,政府拿來替廠商背書。或許政府不覺得自己為廠商背書,而是怕人民動盪,但幾次以來政府的害怕竟然成為人民的更害怕,不一次說清楚而解決的問題,累積起來成為人民不信任政府的基礎。
    沒有自省能力的政府,不只是政黨輪替,中華民國更是要將公務人員的考核更加清楚規範與落實。我不是對公務員有偏見,給予比一般勞工更多的優渥福利是他們願意為國家付出的辛苦代價,但不是考完一次試之後的基本紅利。
    稅收必須改善人民生活品質。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